桐乡在线,桐乡新闻网,桐乡信息网,桐乡信息港,桐乡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桐乡历史 >

谢朓的悲剧及其宣城诗情感特征(二)

时间:2018-01-14 05:3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gpntv.cn
欢迎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如果您觉得不错,不要忘了点个赞哦!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155期 谢朓的悲剧及其宣城诗情感特征(二) 石云涛 谢朓

欢迎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如果您觉得不错,不要忘了点个赞哦!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155期

谢朓的悲剧及其宣城诗情感特征(二)

石云涛

谢朓是中国文学史具有重要影响的诗人,但他的人生却是悲剧**的。虽然自古以来人们对谢朓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充分肯定,对造成谢朓悲剧的原因却缺少深入探讨。与之相关的问题是谢朓的人格评价,众说不一,并有所偏颇。谢朓的诗歌创作是在宣城时达到高峰的,大家都注意到这一时期谢脁的山水诗成就很高,而对谢朓在宣城时的为宦生活及诗中表现出来的思想情感却较少关注。本文拟就造成谢朓悲剧的原因和他在宣城时的诗歌中表现出来的情感进行分析,就教于学者方家。

二、谢脁宣城诗的情感特征

谢脁在宣城写下22首诗,占留传至今的作品三分之一。宣城诗标志着他诗歌创作的高峰,谢脁在山水诗创作方面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个成就是在宣城期间实现的。 “诗言志”,“诗缘情”都强调诗是表达诗人思想情感的工具。谢脁在宣城创作的这些诗,其思想情感与他当时的生活与心态密切相关。宣城时期是谢脁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如前所述,在此之前,他曾遭受嫉妒与谗毁。从荆州回到京师,他一方面受到齐明帝的赏识和一再提拔重用,一方面亲眼目睹了政治风云变幻中的血腥屠杀。身边友朋的零落令他兔死狐悲,政治斗争的残酷**也令他深感前途命运凶险难测。宣城离任返京,他被卷入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终于被杀。因此,宣城赴任对于谢脁来说无疑是摆脱各种烦扰忧虑的时期,是他心情最好的时期。

我们不知道出任宣城太守是出于谢脁的请求,还是朝廷出于什么样的安排,但我们知道谢脁离开京城时心情非常复杂。《晚登三山还望京邑》被认为是谢脁赴宣城之任时告别京城所作。开头两句云:“灞涘望长安,河阳视京县”。把自己离开京城比成当年王粲离开长安和潘岳回望洛阳,表现出既留恋难舍又无可奈何的矛盾心理,让我们感到其中有不得已之处。但对这个任命又是非常高兴和满足的,而且这种高兴和满足之情很快便压倒了愁苦忧思,这在他的《之宣城郡出新**窒虬迩拧芬皇锌杉四撸

江路西南永,归流东北骛。

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

旅思倦摇摇,孤游昔已屡。

既欢怀禄情,复协沧洲趣。

嚣尘自兹隔,赏心于此遇。

虽无玄豹姿,终隐南山雾。

这首诗对我们了解谢脁赴任宣城和他在宣城时的心态非常重要。他是在“旅思倦摇摇”的状况下出任宣城的,这里的“旅思”并不仅仅是东奔西走的旅程,而是包含着仕途的倦意。当他出守宣城时,对京邑固然不无留恋,但也很庆幸自己能离开政治斗争的漩涡。此诗表现了这种复杂的情绪。在伴随着朝廷一系列的变故自己身心俱疲的情况下,他终于倦于奔波,希望有一个安顿身心的地方。

要想远离政治斗争的漩涡,归隐是当时士人的选择。但对于谢脁来说,他做不到。一是君王恩遇不可辜负,二是离开****则有衣食之忧。而赴任宣城则两全其美,一方面身在****,一方面远离是非。——“既欢怀禄情,复协沧洲趣”。两方面都得到兼顾。正像论者所言:“这话虽是指此去宣城既遂了做官的心愿,又合乎隐逸的幽趣,却也精炼地概括了诗人一生感激皇恩、安于荣仕和远隔嚣尘、畏祸全身这两种思想的矛盾。”

谢朓厌恶尘嚣的感情是真挚的:“嚣尘自兹隔,赏心于此遇。”末二句用了《列女传》陶答子妻的典故,这里包含两层意思,一是说自己虽无玄豹之姿,不能深藏远害,但此去宣城,亦与隐于南山云雾相同。二是“玄豹姿”借喻自己身为一郡之守,虽无美政德行,未必能使一郡大治,但也深知**惜名誉,决不会做陶答子那样的贪官污吏。字面意义是借出仕外郡之机隐遁远祸,深层含义是指以淡泊心境处理政务。一典多用,囊括“既欢怀禄情,复协沧洲趣”的两重旨趣,更深一层地阐明了自己以仕为隐的处世之道和以隐为仕的治政之**。

清刻本《谢宣城集》

谢脁就是带着这种心理之宣城赴任的,这是支配他在宣城任官施政和文学创作的思想基础。《始之宣城郡》诗云:“宁希广平咏,聊慕华阴市”。这是谢脁宣城任官时的理想,既向往郑袤的政绩,又羡慕张楷的隐逸。 谢脁在宣城以仕为隐,虽在官却不忘游山玩水,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享受隐逸乐趣,“招招漾轻楫,行行趋岩趾。江海虽未从,山林从此始”。又以隐为仕,不贪不竞,无为而治,向往老子所说的“治大国若烹小鲜”,不生事扰民。“烹鲜止贪竞,共治厉廉耻”。

谢脁宣城诗从思想情感来看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在官而向往隐逸,二是出游赏山水之乐,三是勤政恤民之情。先看在官而向往隐逸的思想。如《宣城郡内登望》:

借问下车日,匪直望舒圆。

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苍然。

山积陵阳阻,溪流春谷泉。

威纡距遥甸,巉嵒带远天。

切切阴风暮,桑柘起寒烟。

怅望心已极,惝怳魂屡迁。

结发倦为旅,平生早事边。

谁规鼎食盛,宁要狐白鲜。

方弃汝南诺,言税辽东田。

这首诗表现出倦于宦途向往隐逸之思。方伯海评此诗:“上半多说景,下半多说情”,“下方及归隐意”。(引自《评注昭明文选》)王夫之评此诗:“微有轩举之势。”(《古诗评选》)张玉谷评此诗:“此因登望而思归之诗”,“后亦表平生倦远宦,甘淡泊,勒到弃官归田作收。”(《古诗赏析》)又如《冬日晚郡事隙》:

案牍时闲暇,偶坐观卉木。

飒飒满池荷,翛翛荫窗竹。

檐隙自周流,房栊闲且肃。

苍翠望寒山,峥嵘瞰平陆。

已惕慕归心,复伤千里目。

风霜旦夕甚,蕙草无芬馥。

云谁美笙簧,孰是厌薖轴?

愿言税逸驾,临潭饵秋菊。

“已惕慕归心,复伤千里目”;“愿言税逸驾,临潭饵秋菊”,直接表达了归隐之思。结尾四句吐露胸怀:“云谁美笙簧?孰是厌跫轴?”《诗小雅鹿鸣》云:“吹笙鼓簧。”据孔颖达疏,是周天子召集臣下共行宴享之礼,要吹笙鼓簧(吹动笙中的簧)以****嘉宾。又《诗卫风考盘》有句云:“硕人之薖”、“硕人之轴”。据郑玄笺:“薖,饥意;轴,病也。”作者这里是化用经语,表达了自己既不羡慕作为王臣的种种享受、也不厌弃饥病交困的隐士生活的意愿。先用“云谁”(云何、说什么的意思),又用“孰是”,两句都用反诘语,表现了作者弃官从隐的意念的强烈。接着,又把自己的入仕、出守比作乘上了奔逸失路、茫然无归的车驾,现在是要赶快停车解驾(税,通“脱”),去追随那传说中菊潭旁的居民的时候了。据应劭《风俗通义》记载:“南阳郦县甘谷有菊潭水,其上有大菊落水中。谷中二十家,仰饮此水,上寿百三十,中百余,七八十为下。”诗人在这里用此典故,表达了他寻求隐居长生的心愿。《后斋回望》诗云:

高轩瞰四野,临牖眺襟带。

望山白云里,望水平原外。

夏木转成帷,秋荷渐如盖。

巩洛常睠然,摇心似悬斾。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